原标题:卖淫嫖娼,该被收留教诲吗?

  卖淫嫖娼,该被收留教诲吗?这一法学界讨论多年的问题,有望有新的答案。

  12月24日,在十三届世界人大常委会第七次会议上,世界人大常委会法制工作委员会主任沈春耀作了一份重要报告——《关于2018年备案审查工作情况的报告》。


  新京报记者注意到,报告中透露了这个重磅消息:各有关方面对废除
收留教诲轨制已形成共鸣
,启动废除
工作的机遇已成熟。

  到本年,收留教诲轨制已施行了27年。

  1991年,七届世界人大常委会第二十一次会议通过《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议》,其中划定:“对卖淫、嫖娼的,可以由公安机关会同有关部门强制集中进行法令、道德教诲和消费劳动,使之改掉恶习。期限为六个月至二年。具体方法由国务院划定。”国务院据此订定了《卖淫嫖娼人员收留教诲方法》。

  沈春耀解释说,当年订定《关于严禁卖淫嫖娼的决议》,主要是为了弥补修改那时的刑法和治安管理处分条例的有关划定,订定程序和内容均符合宪法划定。

  后来的情况是,《决议》划定的刑事方面内容,在1997年修改刑法时已被吸收到刑法当中
;但《决议》划定的收留教诲轨制作为行政方法继承无效,并一直延续至今。

  2014年5月15日,著名演员黄某某因嫖娼被北京警方处以行政拘留15日处分。拘留期满后,黄某某并没有被释放,而是被转为收留教诲6个月。

  近年来,不断有世界人大代表、政协委员提议,应当废除
收留教诲轨制。

  2014年、2016年、2017年,世界政协委员朱征夫三次在世界两会时期提出提议,呐喊废除收留教诲轨制。他认为,2013年,世界人大常委会废除了劳动教养轨制,可是收留教诲轨制继承存在,这与废除劳教所体现的法令肉体不符。

  本年世界两会,朱征夫第四次提出相关提议,“本年我换了一个角度,原来我的提案是说,收留教诲轨制违宪要废除,本年说的是要进行合宪性审查。一切法令、行政法例和地方性法例都不得同宪法相抵触,十九大报告也明确提出要‘增强宪法实行和监督,推动
合宪性审查工作,维护宪法权威’。所以,我这次提议对收留教诲轨制是否符合《宪法》和《立法法》划定进行审查。”

  本年世界两会时期,世界人大代表、北京律师协会会长高子程接受采访时说,他看到有政协委员呐喊废除
收留教诲轨制,“我认为这个应当修改,这在严打时期订定的政策有非常正面的意思,曾经施展了很好的作用。然而在当下的环境下,继承由行政机关来决议一个半年至两年的、实际上是限制人身自由的行政处分,与目前国家的刑事法令政策不太符合
,某种意思上可以说,这类处分了局和半年至两年有期徒刑在实质上是类似
的。”

  12月24日作报告时,沈春耀说,总的看,收留教诲轨制实行多年来,在维护社会治安秩序、教诲挽救卖淫嫖娼人员、遏制不良社会风气蔓延等方面施展了积极作用。然而,随着我国经济社会的快速发展和专制法治建设的深入推动
,特别是2013年废除
劳动教养轨制后,情况发生了很大转变。近年来,收留教诲方法的应用
逐年减少,收留教诲人数明显降落
,有些地方已中止执行。

  沈春耀表示,本年,世界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会同有关部门发展了联合调研,了解收留教诲轨制实行情况,通过调研论证,各有关方面对废除
收留教诲轨制已形成共鸣
,启动废除
工作的机遇已成熟。“为了深入贯彻全面依法治国肉体,我们提议有关方面当令提出相关议案,废除
收留教诲轨制”。

  新京报记者 王姝 校对 陆爱英

责任编辑:吴金明

更多精彩报道,尽在https://loans-uk.com